摘要:這部劇拿得出手的宣傳賣點,只剩下“長命”了嗎?

最近,以長命著稱的廣東情景劇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再起波瀾,宣布播出集數縮減,由每周四集改為每周兩集,播出時間也由每周六、日晚上7:00改為每周日晚上7:00。

隨后,“二嫂”虎艷芬在社交平臺回復網友時表示:“馬上就會結束了,請不要著急”“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”……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于是,不少網友紛紛猜測: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終于要迎來大結局了嗎?

對此,《外》劇方澄清,目前并沒有大結局的拍攝計劃,“播出時間和數量的調整是播出頻道根據自身版面設計規劃所作出的,版面并非一成不變的,未來也有可能繼續動態調整”。

外界亦猜測,電視臺或許未能下定決心讓《外》劇結束,而編劇丁小鼠接受南方都市報采訪時則表示,劇集縮減的原因,是因為頻道認為《外》劇沒法帶來更好的經濟效益……

01

劇情追不上時代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從2000年11月開播,最初的劇情與設定植根于當時的社會環境。

一開始,《外》劇聚焦于一個三代同堂的大家庭,他們住在昌盛街的一間西關大屋,這里有一家人可以排排坐的大客廳,圍坐在一起吃飯的大飯桌。

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,社會家庭結構已悄然改變——同一屋檐下,大家族的生活模式越來越少見,以夫妻關系為主的三口小家、一人獨居成為大勢所趨。幾代同堂一起吃飯的場面,也隨著生育率的下降,而變得鮮見。至于傳統的西關大屋,現實中的住戶也越來越少。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網絡

更關鍵的是,最早的《外》劇展現了廣州踏入千禧年后,大量外地人口涌入,本地人與外地人的文化差異碰撞與磨合的過程。

康家內部語言不通、觀念不同,外來媳婦融入期間發生種種誤會與趣事,這些新奇詼諧的劇情、強烈的沖突性,正是當初《外》劇走紅的原因。

但是如今,外地人涌入廣州已經不再是什么新鮮事,文化沖突也不再像以前那般尖銳。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網絡

于是,《外》劇的主題、敘事越來越松散,戲劇矛盾也越來越弱。2010年,康家的主要場景從西關大屋搬到了城中村“列家村”,后來又搬到了“荔灣人家”旅館。從專注康家、昌盛街的街坊鄰里,到如今重點講述配角之間的故事,比如阿嬌的女兒、祝師奶的孫女等等。

有網友評價,《外》劇在時代的浪潮中顯得有些無所適從。劇情的發展和劇名已經沒什么強關聯性,更像是情景小品的大雜燴。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水印

另外,如果說《外》劇的核心主題已逐漸偏離,那么在討論其他公共議題方面就顯得更加力不從心。

早期的《外》劇,寫過大量反映社會現象、針砭時弊的劇情。比如下崗潮中失業工人的生存、毒大米、河南人名聲問題、扶老人被訛、飛車黨、升官跑人情、居委會踢皮球……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有一集提到“電腦網絡生存測試”,測試者在72小時內完全依靠網絡生存,圖源網絡

出于種種原因,這些一針見血的社會熱點話題,也越來越少出現在《外》劇當中。雖然近年亦有劇集提及過移動支付、大眾創業、兒童教育壓力、養老等問題,但大多是蜻蜓點水,隔靴搔癢。乃至有網友評價,《外》劇現在的主題是搞公益宣傳吧?

02

骨干演員青黃不接

經歷年月流逝,《外》劇除了要面對時代的沖擊,還面臨著演員青黃不接的挑戰。

多位飾演重要角色的老戲骨去世或淡出。2006年,“二佬”的飾演者郭昶因胃癌離世;2022年,“蘇貴元”的飾演者陳堅雄因突發心梗去世;2023年初,“康伯”的飾演者龔錦堂、“蘇伯”的飾演者盧海潮相接駕鶴西去……

而其他老一輩角色——“康嬸”黃錦裳83歲,“媽打”盧秋萍82歲,“祝師奶”舒力生78歲、“表哥炳”林星云73歲,連“阿嬌”吳蘇妹也已經72歲,由于步入高齡,這些“熟面孔”已經越來越少在熒幕中出現。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網絡

至于年輕演員,不少網友都認為大部分新生代的演技仍需打磨。而廣東人熟悉的“天庥”李俊毅也轉戰經營自媒體賬號與直播帶貨,目前很少在劇中出鏡。

有網友曾分享,有一天打開電視機,發現眾多年輕生面孔,已經叫不出這些新角色是誰,分不清是哪個鄰居街坊家的后輩。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網絡

不過,仍有一群中老年演員堅持出演《外》劇,并且希望繼續拍下去。

虎艷芬在接受南方都市報采訪時表示,當知道集數縮減的消息之后,她收到很多網友的留言,說《外》劇承載了幾代人的童年回憶,期望不要結束,虎艷芬希望劇方能夠聽取這些留言,而不是簡單粗暴地將《外》劇陣地一味壓縮。

虎艷芬還表達了自己的擔心:“從一年播出208集,腰斬至一半104集后,劇組大概拍到今年5月就會完成這104集的拍攝,在沒工可開之下,很多劇組其他工種的人員就會慢慢流失,在薪酬不斷被壓縮之下,一個磨合了20多年的堅固團隊就會被沖散?!?/p>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網絡

而“三哥”彭新智也在社交平臺發表視頻表明態度。

對于這班中老年演員的執著,網友們也是各持已見。有網友表示佩服他們的二十余年的堅持。亦有網友認為他們堅守一個角色,且演技沒有突破,《外》劇是他們的成名標簽,也成為了演員的圍城。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網絡

在社交平臺上,這些演員的賬號名字均是角色名+真名的搭配——“康祈耀(三哥)彭新智”“虎艷芬(二嫂)”“蘇志丹(康祈光)一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”“徐若琪康祈祖”。

相比起一生一部代表作,更多觀眾樂于看到不斷求變的千面表演,同樣是從廣東情景喜劇《乘龍怪婿》出道的中年演員張頌文,正是靠著多年沉淀、“演誰像誰”的演技在全國走紅,那更不用說當年過參演過《外》劇的劉濤了。

03

還有重頭再來的勇氣嗎?

2023年,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以4330集的新吉尼斯紀錄成為世界上播出最長、集數最多的情景喜劇。不少網友卻惋惜道,會不會有一天,《外》劇拿得出手的宣傳賣點只剩下“長命”?

?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網絡

反觀美劇,一部劇集一旦收視不濟,那么不管其情節進展到何處,都會面臨腰斬。在這種競爭環境下,自然迫使眾多的劇組不斷創新,使得美劇市場幾十年來經典不斷涌現,并超越了文化阻隔,在全球熱播。

而一直以來,《外》劇該不該停播這個話題則備受爭議:

有人覺得應該繼續拍,其承載了幾代人的情懷;有人覺得一早應該大結局,與其茍延殘喘,不如好好再見,把好的回憶留給大家;還有人建議,既然《外》劇逐漸與原主題脫節,不如重新開一部合時宜的新劇,這樣劇組“有工開”,觀眾也有新鮮感。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網絡

香港情景劇已有此先例,2001年TVB播出古裝版《皆大歡喜》,并于2002年年底播映結束。由于劇集大受歡迎,2003年年中,時裝版《皆大歡喜》面世,臺前幕后幾乎都是原班人馬,劇情則是在現代香港發生的新故事,同樣搞笑精彩。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網絡

亦有網友猜測,對于頻道而言,相比起開創新劇,繼續拍《外》劇是比較保險的選擇。

編劇丁小鼠曾表示,《外》劇的播放收視率一直比較穩定,2023年的平均收視份額為11.85%,在珠江頻道自辦欄目中排名前三。雖然劇集質量大不如前,但《外》劇過去積累的名聲仍在,依然有一小批電視觀眾捧場。

在此情況下,頻道冒著風險開發新劇,就需要很大的勇氣與魄力。

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:掙扎求生還是痛快結束?

▲圖源網絡

但是也有網友指出,即便《外》劇在電視臺內的收視排名不變,但受網絡視頻平臺等影響,全國電視的開機率也不斷下降,觀眾的流失似乎無可避免。那么,《外》劇帶來的經濟效益還能持續嗎?

據丁小鼠透露,另一部廣東情景劇《七十二家房客》宣布不再拍攝新一季劇情。而《外》劇的縮減似乎也是停拍的前奏,我們何時會與《外來媳婦本地郎》真正說再見呢?

還有網友評論,時代在變,演員在變,觀眾在變,電視劇還能不變嗎?

各位自己友,

你認為《外》劇應該繼續拍下去嗎?

歡迎在評論區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