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我們用Suno重新為《帝女花》編曲,竟然聽(tīng)上頭了……

>2023年被稱(chēng)為AI元年,各種實(shí)現文字、繪畫(huà)、視頻創(chuàng )作的大模型接踵而來(lái),能力亦不斷提升,令人嘆為觀(guān)止。

對于致力透過(guò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思維傳播粵文化的羊城網(wǎng),我們當然也積極嘗試這些新技術(shù),例如我們曾測試過(guò)ChatGPT、文心一言對于粵語(yǔ)的理解水平(詳情《我們測試了ChatGPT的粵語(yǔ)水平,結果令人大吃一驚!》《我讓AI畫(huà)老婆餅,你猜它畫(huà)出了什么給我?》。

最近,AI創(chuàng )作音樂(lè )的技術(shù)興起,我們發(fā)現AI竟然也能創(chuàng )作粵語(yǔ)歌。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例如這款叫Suno的軟件,即使你是連五線(xiàn)譜都不會(huì )看的音樂(lè )小白,只需要輸入簡(jiǎn)單的提示詞,僅需幾十秒的時(shí)間,Suno就能快速生成一首完整的歌曲。

那Suno創(chuàng )作粵語(yǔ)歌的水平究竟如何呢,能打敗現在抖音上的塑料粵語(yǔ)歌嗎?

01

AI重新編曲的《帝女花》聽(tīng)上頭

目前,Suno創(chuàng )作歌曲有兩種模式:一種是輸入歌詞、選擇想要的音樂(lè )風(fēng)格,AI就會(huì )作曲編曲;另一種是輸入歌曲描述,包括主題、音樂(lè )風(fēng)格、流派等,比如“一首關(guān)于痛苦分手的歌劇歌曲”,AI就會(huì )生成有詞有曲的完整作品。

首先,我們來(lái)測試第一種模式,分別輸入《帝女花》《單車(chē)》《氹氹轉》的歌詞,以及不同的音樂(lè )關(guān)鍵詞,一起聽(tīng)聽(tīng)AI重新作曲編曲的成果。

歌詞來(lái)源:《帝女花》

關(guān)鍵詞:rap(說(shuō)唱)

?

歌詞來(lái)源:陳奕迅《單車(chē)》

關(guān)鍵詞:pop(流行曲),emotional(充滿(mǎn)情感的)

?

歌詞來(lái)源:《氹氹轉》

關(guān)鍵詞:hip hop(嘻哈),pop(流行曲)

?

接下來(lái),我們來(lái)看看AI命題作曲的表現。

歌曲描述:請創(chuàng )作一首粵語(yǔ)歌,歌曲主題為廣州愛(ài)情故事,需要包含廣州地名、廣州美食、廣州文化、愛(ài)情、懷舊元素,音樂(lè )風(fēng)格為流行、抒情、浪漫、R&B。

ps.或許因為AI對“粵語(yǔ)歌”這個(gè)關(guān)鍵詞不熟悉,多次嘗試后,AI仍生成純普通話(huà)或者是半普通話(huà)半粵語(yǔ)的作品。

歌曲描述:請創(chuàng )作一首粵語(yǔ)兒歌,描述小朋友的開(kāi)心與煩惱,風(fēng)格為兒歌、歡快。

聽(tīng)完以上幾首AI粵語(yǔ)歌,大家的感覺(jué)如何呢?

02

專(zhuān)業(yè)音樂(lè )人怎看AI粵語(yǔ)歌?

對于以上幾首歌,廣東知名作曲家、中國音樂(lè )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陳輝權就評價(jià):

這些歌曲能達到合格甚至中上的水平,甚至比很多水平一般的音樂(lè )人的作品要更好。不過(guò)當然有優(yōu)化的空間,比如部分音韻不是很精確、部分歌曲結構不是很恰當、部分音域的處理不是很成熟?!?/p>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▲陳輝權

廣東著(zhù)名詞作家梁天山則覺(jué)得:

“這些歌曲具備很高的程式化,雖然里面的很多細節沒(méi)有處理好,但是我覺(jué)得Suno已經(jīng)完勝80%-90%的人類(lèi)音樂(lè )工作者?!?/p>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▲梁天山

在使用Suno的過(guò)程中,我們也發(fā)現其生成的歌曲完成度比較高,對音樂(lè )風(fēng)格的把握也比較到位,但是在生成粵語(yǔ)歌的過(guò)程中,會(huì )出現幾個(gè)突出的問(wèn)題。

一是協(xié)音問(wèn)題,有些歌曲片段聽(tīng)起來(lái)很怪,像“塑料粵語(yǔ)歌”,正是因為沒(méi)有遵循粵語(yǔ)歌填詞的“協(xié)音”規則。何為協(xié)音?就是唱出來(lái)的歌詞與念出來(lái)的歌詞音調一致。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▲粵語(yǔ)九聲六調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二是粵語(yǔ)歌生成的穩定度不夠高,比如雖然輸入了Cantonese song的標簽,但生成的歌曲仍是粵普混搭。

三是對粵語(yǔ)的理解欠佳,比如某種粵語(yǔ)字發(fā)音不準,AI有時(shí)還會(huì )生成不知所云的粵語(yǔ)歌詞,比如《小朋友嘅世界》的首句“朝早天光起曬身 唔中意覺(jué)懶床震”,就令人云里霧里。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除此之外,在命題作曲方面,我們發(fā)現Suno生成的歌詞比較生硬直白,例如《廣州情緣》《老廣州之戀》兩首歌的歌詞,就像是把有關(guān)廣州、愛(ài)情的關(guān)鍵詞堆砌與隨機組合在一起。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陳輝權覺(jué)得:“這些歌曲有很強的AI味,有的片段聽(tīng)上去比較機械生硬,會(huì )產(chǎn)生一種冷漠感?!绷禾焐揭舱J為:“這些程式化的歌曲如果聽(tīng)得多,比較容易生厭?!?/p>

另外,梁天山還指出,Suno有一個(gè)比較大的劣勢,就是生成作品后無(wú)法作出細致的調整。不過(guò)相信之后應該有機會(huì )迭代改變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不少用戶(hù)也評價(jià),目前創(chuàng )作AI音樂(lè )只能不斷靠運氣“開(kāi)盲盒”,以獲得相對滿(mǎn)意的作品。

03

AI能助力粵語(yǔ)歌創(chuàng )作嗎?

雖然未必能直接生成最“完美”的作品,但是受訪(fǎng)的音樂(lè )人都認為,AI對粵語(yǔ)歌曲創(chuàng )作能起到一定的輔助作用。

陳輝權指出:“AI能幫助創(chuàng )作者提高效率,現在有很多編曲混音軟件,也有半自動(dòng)、半AI的成分?!?/p>

梁天山認為:“一方面,AI相當于一個(gè)試衣間,同一首歌,可以放入AI軟件編十多個(gè)不同的版本,方便音樂(lè )人找到最適合的風(fēng)格;另一方面,AI可能會(huì )觸發(fā)音樂(lè )人更多創(chuàng )作靈感,例如AI新編的帝女花,用R&B的方式重新演繹,旋律節奏律動(dòng)與原版完全不同,未嘗不是一個(gè)舊歌新編的好思路?!?/p>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前段時(shí)間,我們在《粵語(yǔ)兒歌斷層:下一代就只能唱“孤勇者”“挖呀挖”了嗎?》一文中,講到了如今新產(chǎn)的粵語(yǔ)兒歌稀少,粵語(yǔ)兒歌創(chuàng )作者越來(lái)越罕有的情況。我們暢想,音樂(lè )人與AI合力,能否為粵語(yǔ)兒歌創(chuàng )作開(kāi)拓新的空間呢?

另外,對于缺乏樂(lè )理知識的普通人來(lái)說(shuō),使用AI生成粵語(yǔ)歌,這也意味著(zhù)大眾接觸粵語(yǔ)歌創(chuàng )作的門(mén)檻降低,對于粵語(yǔ)歌的傳播來(lái)說(shuō),也不失為一件好事。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雖然AI音樂(lè )工具有所裨益,但其產(chǎn)生爭議與問(wèn)題也不容忽視。

梁天山表示:“最近業(yè)內有些創(chuàng )作者,自己寫(xiě)了歌詞,用AI作曲和編曲,歌曲發(fā)布后卻閉口不提AI,只署上自己的名。對于這種情況,Suno的規定是,如果你是付費會(huì )員,歌曲版權就屬于你,非付費會(huì )員則反之。但我個(gè)人覺(jué)得這種做法并不好?!?/p>

陳輝權也認為:“人類(lèi)需要對AI音樂(lè )工具作出限制,比如最近索尼音樂(lè )集團就發(fā)布聲明,禁止未經(jīng)許可使用其音樂(lè )數據訓練AI大模型,以尊重歌曲作者和唱片藝術(shù)家的知識產(chǎn)權?!?/p>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至于A(yíng)I音樂(lè )工具未來(lái)會(huì )不會(huì )取代粵語(yǔ)歌創(chuàng )作者,有人覺(jué)得AI無(wú)法取代人類(lèi)的情感表達、創(chuàng )作張力和社會(huì )洞察力。

比如同樣是愛(ài)情歌,描述男女散步時(shí),AI寫(xiě)的歌詞是“廣州的夜色無(wú)比浪漫,手牽手走過(guò)大沙頭街”,香港作詞人黃偉文筆下的則是“訪(fǎng)西廂,登紅樓,仍攜著(zhù)你手”。

描述男女感情時(shí),AI寫(xiě)的是“幸福在這刻慢慢融化心間”,黃偉文寫(xiě)的則是“寧像個(gè)書(shū)生初約佳人,蝴蝶滿(mǎn)心飛,不過(guò)未走近”。

相比之下,音樂(lè )人所傳達的文化底蘊與唯美意境,是AI難以企及和全然復制的。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▲黃偉文作詞的《老派約會(huì )之必要》,圖源“半生瓜”

對此,羊城網(wǎng)總編輯勞震宇總結道:

所謂創(chuàng )作,就是想出前人未曾想過(guò)的事情,而就目前的AI技術(shù)來(lái)說(shuō),它們生成的文字、圖畫(huà)、視頻、音樂(lè )都只是對前人創(chuàng )作的模仿,而不是超越。

AI創(chuàng )作可以提升人類(lèi)創(chuàng )作的效率,但不可能取代人類(lèi)創(chuàng )作,因為人類(lèi)創(chuàng )作是需要自我意識和真實(shí)情感的。

AI寫(xiě)的粵語(yǔ)歌,竟然好聽(tīng)過(guò)“七嬸接六伯”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正如近一個(gè)世紀,攝影技術(shù)也在不斷進(jìn)步,從最初的手動(dòng)對焦、測光、過(guò)片,到現在自動(dòng)對焦、自動(dòng)測光、高速連拍、計算攝影……原來(lái)只是極少數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才能做到的事情,如今已經(jīng)是有手就行。雖然攝影的技術(shù)門(mén)檻大大降低,但攝影師這個(gè)崗位卻沒(méi)有消失,反而因為技術(shù)的提高,使得人們對于攝影作品的審美要求進(jìn)一步提升。

用AI創(chuàng )作,想必也是如此。期待更多的創(chuàng )作人,善用技術(shù)進(jìn)步,讓粵語(yǔ)文化在新世代繼續發(fā)光發(fā)熱。

各位自己友,

你怎么評價(jià)幾首AI粵語(yǔ)歌呢?

歡迎在評論區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