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公司死而不僵,還款遙遙無(wú)期?

在過(guò)去的春節假期,不少朋友都選擇外出旅游。經(jīng)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測算,春節假期8天國內出游4.74億人次,出境游也達到360萬(wàn)人次。

在旅游市場(chǎng)火熱的同時(shí),卻有一群人,仍在等待三年前被拖欠的旅游團費。

2021年,我們在《南湖國旅總部搬空,拖欠消費者和員工巨額款項,恐歸還無(wú)期?》一文談到了廣東旅游企業(yè)南湖國旅欠款,以及員工與消費者追款的情況。在過(guò)去三年時(shí)間內,不時(shí)有網(wǎng)友向我們反映欠款一拖再拖,至今仍然遙遙無(wú)期……

01

知名旅行社的隕落

南湖國旅成立于1999年,在廣州及珠三角地區建立一度超過(guò)120家營(yíng)業(yè)部,于2016年在新三板掛牌上市,曾連續12年獲得“廣東省守合同重信用企業(yè)”稱(chēng)號。曾經(jīng),南湖國旅是廣東地區知名度數一數二、廣東人心中比較信賴(lài)的旅行社。

?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不過(guò),一方面受在線(xiàn)旅游平臺及其線(xiàn)下實(shí)體門(mén)店的沖擊,另一方面因在景區開(kāi)發(fā)上投資失利,南湖國旅的資金危機逐漸浮現。早在2018年上半年,南湖國旅實(shí)現營(yíng)業(yè)收入同比下降5.67%至9.91億元。2019年年初,南湖國旅就倉促宣布終止掛牌。

到了2020年,新冠疫情給各行各業(yè)都帶來(lái)嚴重沖擊。南湖國旅許多旅游項目無(wú)法如約開(kāi)展,但卻未將費用退回給消費者,員工也投訴被拖欠工資。2020年12月起,就有將近40多名員工在南湖國旅總部前抗議,追討欠款200多萬(wàn)元,欠款涉及工資社保、帶團墊付費用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2021年8月,南湖國旅位于廣衛路的總部突然清場(chǎng),大量辦公用品搬離大樓,懷疑瀕臨倒閉。當時(shí)我們前往廣衛路18號,發(fā)現大樓內十分凌亂,辦公室內一片狼藉,一輛接一輛的貨車(chē)在路邊等候搬運用品上車(chē)。

?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▲當時(shí)現場(chǎng)情況

當時(shí)眾多市民在現場(chǎng)維權,投訴他們購買(mǎi)了南湖國旅的旅游產(chǎn)品后未能退款,有些還圍著(zhù)前臺的工作人員不停聲討。后來(lái)有警察上門(mén)了解情況,進(jìn)行記錄和調解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▲當時(shí)現場(chǎng)情況

后來(lái)南湖國旅在官方公眾號解釋?zhuān)瑸榱颂嵘眯猩绲母偁幜?,給客戶(hù)提供更好、更優(yōu)質(zhì)的服務(wù)體驗,所以從2021年8月23日開(kāi)始,客戶(hù)服務(wù)中心從廣衛路18號搬遷至廣州市越秀區教育路114號。

02

還款遙遙無(wú)期?

2021年8月24日,我們曾在公眾號上發(fā)起了一個(gè)關(guān)于南湖國旅欠款情況的登記,當時(shí)短短幾天內就已經(jīng)獲得了168份反饋,每人被拖欠款項從數百到數十萬(wàn)不等,而員工與報團參加出國游的消費者被拖欠的數額最為巨大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今年,有網(wǎng)友把我們拉到了其中一個(gè)140人組成的、被南湖國旅拖欠團費的群組了解詳情,據群內的網(wǎng)友表示,他們至今仍未追回欠款。

截至今年1月20日,單單在該群就有98位團友接龍了南湖尚未退款的金額數目,總額達到一百萬(wàn)元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▲(維權群金額接龍,滑動(dòng)查看)

群友總結,目前的欠款情況大致分為兩種:

一是,填寫(xiě)了退款申請,但南湖國旅沒(méi)有按照協(xié)議上的約定分期付款。

?

有受訪(fǎng)者稱(chēng),2021年的時(shí)候自己填寫(xiě)了一個(gè)退款申請表,但后續沒(méi)有了下文,對方說(shuō)的分期退款也沒(méi)有執行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▲圖片由受訪(fǎng)者提供

還有受訪(fǎng)者反映,2022年至2023年間,每隔幾個(gè)月還會(huì )收到南湖國旅延遲退款的短信,短信的內容均為旅行社的業(yè)務(wù)無(wú)法正?;謴腿栽谥卣?,因此退款業(yè)務(wù)不斷后延。

而在2023年7月后,南湖國旅就再也沒(méi)有發(fā)送過(guò)相關(guān)短信,消費者也依舊沒(méi)有收到退款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▲左滑查看圖片,圖源受訪(fǎng)者

二是,有消費者起訴了南湖國旅,并且勝訴,但依然沒(méi)有拿回原屬于自己的錢(qián)。還有消費者申請對其強制執行,但是被告知沒(méi)有執行標,即無(wú)可執行財產(chǎn)。

受訪(fǎng)的維權者們稱(chēng),他們試過(guò)向旅游局投訴,又被旅游局叫去法院處理。即使打官司勝訴,也執行不到南湖的款項?,F在不知道還能用什么方法進(jìn)行維權,讓南湖國旅還錢(qián)。

有幾位維權者表示自己已是七旬老人,辛苦賺來(lái)的養老錢(qián)被騙,眾多老人家投訴無(wú)門(mén),還款何時(shí)才有下文呢?

03

死而不僵?

南湖國旅呈現資不抵債的狀態(tài),本應該破產(chǎn)清算,但當我們查詢(xún)“天眼查”平臺后卻驚奇地發(fā)現,南湖國際旅行社股份、廣東南湖國際旅行社有限責任公司、廣州南湖粵途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,南湖國旅旗下的這三家公司均顯示“存續”狀態(tài),即企業(yè)依法存在并正常經(jīng)營(yíng)。

 

根據愛(ài)企查顯示,南湖國旅旗下的三家公司都有多條失信記錄,其中廣州南湖粵途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的失信記錄更是多達649條。

?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而天眼查顯示,南湖國際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未履行總金額達到2.48億元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?

南湖國旅仍在存續,那么如今線(xiàn)下還能找到這家旅行社的蹤跡嗎?

據南湖國旅公眾號2021年11月的公告,受政府征收土地政策的影響,其客戶(hù)服務(wù)中心遷移至越秀區廣衛路19號,金科大廈606室。

我們來(lái)到該地址,發(fā)現金科大廈商戶(hù)索引中并無(wú)606室的信息。上到606室,看到這里大門(mén)緊鎖,門(mén)口也無(wú)標識寫(xiě)明為哪家公司,門(mén)上張貼著(zhù)過(guò)時(shí)的鼠年賀年裝飾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▲金科大廈606室

金科大廈對面,廣衛路18號,是曾經(jīng)的南湖旅游大廈,如今已變成嶺南規劃大廈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▲之前的廣衛路18號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而在線(xiàn)上,南湖國旅的兩個(gè)公眾號——“南湖國旅官方號”“南湖國旅服務(wù)號”早在2021年9月起停止更新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另一個(gè)主要用于發(fā)布公告通知的公眾號——“南湖國旅訂閱號”,則在2022年發(fā)布兩則關(guān)于順延退款的公告后再無(wú)更新。

?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從現實(shí)情況看,無(wú)論是線(xiàn)上還是線(xiàn)下,南湖國旅似乎已經(jīng)并無(wú)實(shí)際業(yè)務(wù)經(jīng)營(yíng)的痕跡。

 

?

04

預存、墊資需謹慎

實(shí)際上,不止南湖國旅,自從新冠疫情爆發(fā)后,好幾家在廣東小有名氣的企業(yè)都卷入疑似跑路的風(fēng)波,拖欠顧客和員工款項。

2022年7月,YY學(xué)車(chē)公司總部被顧客發(fā)現已清空,但其廣告仍存在,課程仍可購買(mǎi),更有員工爆料該司早在四個(gè)月前就開(kāi)始拖欠工資。后來(lái),廣州市駕培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擇優(yōu)選取駕校承接“YY學(xué)車(chē)”的學(xué)員進(jìn)行分流培訓工作,但在今年1月仍有學(xué)員表示未收到退款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▲圖源水印

除此之外,教培機構“爆雷”的情況也不在少數。例如,知名早教機構美吉姆全國多家門(mén)店近期頻繁被曝跑路。今年1月,有家長(cháng)稱(chēng)突然收到了美吉姆(廣州美林廣場(chǎng)店)發(fā)來(lái)的閉店消息,而前一天該門(mén)店還在正常開(kāi)課。該消費者稱(chēng),工商局回復門(mén)店涉案金額已達300萬(wàn)元。

苦等三年,他們等到南湖國旅退款了嗎?

▲圖源水印

如今,盡管社會(huì )似乎已經(jīng)走出了新冠疫情的陰霾,在各個(gè)長(cháng)假期之中,旅游業(yè)亦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,但對于南湖國旅的許多前員工和團友來(lái)說(shuō),何時(shí)才能取回自己被拖欠的款項呢?

各位自己友,

你知道廣州還有什么企業(yè)拖欠消費者和員工款項呢?

歡迎在評論區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