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講粵語是廣東人最后的倔強……

今日,是第24個“國際母語日”。從2000年起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就將每年的2月21日定為“國際母語日”。目的是向全球宣傳保護語言的重要性、促進母語傳播,避免地球上大部分的語言消失。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但是,在這個特殊的日子,網上卻有消息爆出佛山某公司禁止員工講粵語,未使用普通話交流的員工受到了處罰……

?

01

工作場所不能說粵語?

今天,一張標題為《關于加強國語溝通處罰通知》的圖片在微信群流傳,其落款為佛山一家置業公司。據通知內容,三位員工違反了該公司在2024年1月1日推出的新規定,在工作交流中使用粵語,共計被罰款5000元。

 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▲網傳截圖

該通知引發廣東網友的一片嘩然,質疑該公司違反勞動法。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▲微博討論

其實,有企業禁止員工說地方語言的事件不在少數,而且也并非僅僅發生在廣東地區。

 

早在2012年,蘇州一公司要求員工不準在辦公場合講蘇州話,一經查到就要被開除;13年,南昌一家通訊代理商公司向員工頒布“禁講方言令”,一個月內觸犯5次或以上者則予以辭退處理;15年,武漢一公司規定禁講方言,員工因順口說了一句武漢話被罰50元……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▲圖源水印

2022年8月初,廣東江門某公司發起倡議,要求員工在工作中和下班后,都須使用普通話。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▲圖源網絡

即便在外資企業,類似的禁方言事件也時有發生。2022年8月,幾張微信群的對話截圖在網上熱傳,內容是壽司郎富力海珠城店的店長禁止員工上班期間說粵語,違反者會被嚴格處理(詳情請閱讀《壽司郎禁講粵語事件:是文化沖突還是管理問題?》)。

?

雖然壽司郎后來在其微信公眾號發表道歉聲明,稱已對相關工作人員進行了嚴肅教育。不過,很多網友對此并不買賬,認為壽司郎并沒有對“店長要求員工上班期間禁說粵語”的做法明確表態。

 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▲圖源網絡

每當類似的事件爆出,質疑和指責的聲音往往隨之而來——跟外地客戶溝通講普通話能理解,但員工之間溝通講粵語又有什么關系呢?企業這樣做是否進一步擠兌了地方語言的生存空間呢?或是扼殺了中國文化的多樣性?

02

校園里也不能說粵語?

更令人擔憂的是,在工作場合被限制講母語的成年人,由于大多自小開始講方言,其母語水平還算穩固,但是如果小孩子在校園里同樣被限制,只能說普通話,那么粵語傳承不就更加岌岌可危?

?

去年在荔灣區某幼兒園的“推普周”宣傳推文中,是這樣寫的:孩子如出現不正確的發音、存在方言、土語,老師要及時糾正;孩子和老師、同學以及父母說話時都要使用普通話;家長陪孩子講繪本故事,提高閱讀能力,請不要忘記用普通話……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▲某幼兒園的“推普周”宣傳推文

對此,有家長質疑,如此倡導是否曲解了國家的“推普”政策,扼殺了兒童學習本土語言文化的空間呢?

值得注意的是,該幼兒園也在推文中提到“推廣普通話與說方言不沖突”的觀點,前后文顯得非常自相矛盾……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▲某幼兒園的“推普周”宣傳推文

如果在學校要和老師同學講普通話,在家要和家長講普通話,甚至親子閱讀也講普通話,走向社會也要講普通話,那孩子還有什么機會講本地語言呢?

早在1958年,周恩來總理就曾表示:“我們推廣普通話,為的是消除方言之間的隔閡,而不是禁止和消滅方言。方言不能用行政命令來禁止,也不能用人為的辦法來消滅。

這說明了,國家推廣普通話的初衷,是在于“人人會說普通話”,而不是“人人只說普通話”。

?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關于“推普”的范圍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》和《義務教育法》規定在課堂教學時,科任老師的教學用語為普通話。在上課期間,師生使用普通話,這一點相信絕大部分家長也能理解。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》第四條明確規定,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。?

?

在課間時間和課外時間,學生使用什么語言溝通交流并無法律規定,這說明立法者是為地方語言的使用留出了空間。

?

幼兒園和中小學提出課間時間和課外時間都要使用普通話,這顯然是在“加戲”了,實質上壓制了本地語言的使用空間。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推普不等于廢粵,上課說普通話,下課照講母語,大力推廣和規范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,保護傳承地方語言文化,這兩者本身并不相悖。

例如2017年《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》就提出,要“大力推廣和規范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,保護傳承方言文化”,以傳承和保護方言為基礎的地方文化項目納入工程建設。

在2018年,荔灣區教育局就曾責令轄區內某小學整改,原因是該校要求要求全體師生在任何場合都要說普通話,不能說地方語言。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有關幼兒園和中小學“一刀切”地加戲,不僅是對國家政策法規的曲解,更是在抹殺中國各地語言文化傳承的可能性。

03

說粵語就不愛國了嗎?

除了曲解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》之外,還有些人將講普通話和愛國掛上鉤。如白云區某小學就曾發出一份充滿爭議的“推普”倡議書,當中提到“說普通話、寫規范字是維護祖國語言的健康、維護民族榮譽的愛國行動”。

有家長擔心,如此表達是否會誤導孩子,使其形成“說普通話才是愛國,說地方語言就不愛國”的想法。

?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▲某小學“推普”倡議書內容

要知道,愛國主義最早可以追溯到秦漢時期甚至更早,漢代的荀悅就已經提出“親民如子,愛國如家”的思想。

而“普通話”的概念直到清末被提出,1955年現代標準漢語名稱才正式定為“普通話”,作為國家通用語言寫入憲法。

那么眾多有突出貢獻的歷史人物,例如近代出生于廣東、以粵語為母語的孫中山、梁啟超、康有為,他們不講“普通話”,難道也不愛國嗎?

?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▲梁啟超,圖源網絡

與此同時,“說普通話才愛國”的觀點,其實也與推廣普通話的初衷大相徑庭。我們從普通話為什么不叫“國語”的討論中便能窺知一二。

“國語”源于清末,在民國時期被法律認可,作為中國官方共同語的一個稱呼。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▲圖源網絡

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1955年舉行的“全國文字改革會議”上,張奚若在大會主題報告中提到:“為了突出我們是一個多民族的大家庭,為了突出我們各民族語言文字的平等,所以經過深入研究,我們決定不采取國語這個叫法。如果叫國語的話,擔心會被誤解為把漢語凌駕于國內其他民族之上?!币虼?,中國的官方共同語就成為“普通話”。

普通話的“普通”兩字,是“普遍”和“共通”的意思,重要的是其工具屬性,而不是文化屬性。

 

?

04

給母語留出生存空間

無可否認,推廣普通話具有重要的意義。對于中國這樣一個幅員遼闊、人口眾多,擁有多民族、多語言的大國而言,推廣普通話有利于消除語言隔閡,促進社會交往。

對于如今的大人和小孩來說,說普通話對于學習、生活、工作、與各地伙伴的交往來說,也是十分之必要。

實際上大家反感的,是部分公司、學校打著“推普”的幌子,要求員工或孩子只講普通話,甚至視本地語言為“天敵”。

國際母語日:廣東打工仔因講粵語被罰五千元……

▲圖源網絡

但是,本地方言和普通話,從來不是二元對立、此消彼長的關系。當我們不再能掌握地方語言時,失去的是觀察、感受和思考世界的另一種方式,更是接觸豐富多元文化的機會。

各位自己友,

你想對你的母語說什么?

歡迎在評論區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