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“粵”盡百態(tài),“涂”冶性情……

游走在香港街頭,你是否有留意過(guò)街角中不時(shí)出現的涂鴉文學(xué)?

?

在街道墻壁、電箱、樓梯扶手等各種犄角旮旯,都不難發(fā)現一眾“神秘藝術(shù)家”留下的“作品”。而這一獨特城市景觀(guān),更在香港與內地的社交平臺上獲得超高人氣,并吸引很多內地游客前來(lái)打卡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這類(lèi)充滿(mǎn)粵語(yǔ)特色的句子,為繁忙的都市生活增添了一些趣味,但另一方面,卻是游走在法律的邊緣,引發(fā)不少社會(huì )人士的批評與質(zhì)疑……

01

涂鴉文學(xué)鼻祖曾灶財

早在五十年代,受到西方涂鴉文化影響之前,香港就已經(jīng)有一位自成一派的草根“涂鴉客”——曾灶財。若說(shuō)他是香港涂鴉第一人,也不為過(guò)。

曾灶財生于廣東高要,青年時(shí)期因日本侵略,被迫投靠遠在香港的舅父。到了香港之后,他的生活并不如意,在菜園種過(guò)地,在紗廠(chǎng)紡過(guò)紗,當過(guò)水渠匠,做過(guò)搬運工,在垃圾站工作期間腿部意外受傷,自此要靠拐杖走動(dòng)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傳聞他在整理祖先遺物的時(shí)候,發(fā)現九龍部分土地,曾被御賜為他祖先的封地。于是,他驚覺(jué)自己——曾氏的第三十五代傳人,是真正的“九龍皇帝”。原因很簡(jiǎn)單,在古時(shí),所有的土地都是屬于皇帝的。

但香港成為英國屬地后,他們卻不再是九龍的地主。于是曾灶財拿起筆桿,到處“出巡”,在街頭的每個(gè)角落寫(xiě)上自己的族譜,聲討英國政府,告訴別人自己是這塊土地的主人,是“皇帝”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曾氏涂鴉超過(guò)50年,筆跡遍及港九各區,甚至九龍以外的香港島中環(huán)和西環(huán)等地都出現過(guò)他的筆跡。

他幾乎每天都在大街小巷寫(xiě)下他的族譜和“圣旨”。有香港本地人表示,在自己讀小學(xué)的時(shí)候,曾灶財就在那里寫(xiě),后來(lái)上了大學(xué),再后來(lái)進(jìn)入社會(huì ),戀愛(ài)、結婚、生子,他依然在那里寫(xiě)……

曾灶財多次因為涂鴉問(wèn)題與市政人員及警察發(fā)生爭執,亦屢遭帶走、檢控,但警方多以警誡或罰款了事。他的妻子因為忍受不了其涂鴉習慣,最后舍他而去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曾氏涂鴉均為用毛筆書(shū)寫(xiě)之漢,他的墨跡在排版上雜亂無(wú)章,字體大小不一,竄行、亂行現象更是比比皆是。有人覺(jué)得這是瘋子的亂涂亂畫(huà),亦有人頗為欣賞其作品。

1997年,著(zhù)名時(shí)裝設計師鄧達智采用了曾灶財的涂鴉來(lái)設計時(shí)裝。2003年,曾氏涂鴉曾于威尼斯雙年展展出,是第一位香港人獲展出作品。

2004年10月底,他的作品被拿到蘇富比拍賣(mài),最后以55,000港元成交,由一名康姓太太投得。記者事后訪(fǎng)問(wèn)曾灶財,他反問(wèn):“是康熙的后人嗎?”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2007年7月,“皇帝駕崩”的消息曝光,香港各報章均有大篇幅報道。香港文化界、政界名人如梁文道、易斐等人都向他表達了哀悼和敬意。

不過(guò),“皇帝”作品大部分已被政府清理,之后當局才后知后覺(jué)為僅存的幾個(gè)作品加裝保護措施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位于天星碼頭的曾氏涂鴉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他的故事亦被多次搬上熒屏:鄭少秋主演的《流氓皇帝》以他的故事為藍本;劉江主演的《無(wú)冕天使》有影射他的行為;曾志偉主演的《開(kāi)心勿語(yǔ)》甚至直接借用了他的名字……

在不少展覽中,也可以見(jiàn)到他的作品。有香港人認為,“皇帝”雖已離去,但他已經(jīng)成為城市集體回憶中的一部分。

02

“港言港語(yǔ)”啜核有趣

在曾灶財用墨跡在街頭宣泄的同時(shí),用各種顏色噴繪出的嘻哈涂鴉也在歐美興盛起來(lái),隨后這種“Graffti(涂鴉藝術(shù))”流傳到了世界各地,亦來(lái)到了香港。

而近幾年,香港街頭出現越來(lái)越多“文字涂鴉”,被稱(chēng)為“港言港語(yǔ)”,句句都表達出粵語(yǔ)的啜核之處。

文字短句子被寫(xiě)在墻壁、電箱、樓梯扶手,甚至垃圾桶上,其內容包羅萬(wàn)象:歌詞、兩性情感、打工人心聲、哲學(xué)問(wèn)題,甚至兩性笑話(huà)與發(fā)瘋文案應有盡有,有如人生般五味雜陳,等著(zhù)與誰(shuí)共鳴……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例如,簡(jiǎn)單一句粵語(yǔ)歌歌詞,就吸引不少樂(lè )迷打卡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左滑查看圖片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還有“心靈雞湯”寄語(yǔ)陌路人,盼望他們能在社畜的生活中得到一點(diǎn)慰藉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左滑查看圖片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毒雞湯、靈魂拷問(wèn)、發(fā)瘋文學(xué)也直擊靈魂深處……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左滑查看圖片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Melody是香港街頭涂鴉的“??汀?,如今在社交媒體,這個(gè)動(dòng)漫角色被看作是陰陽(yáng)怪氣的代表,因此街頭的Melody語(yǔ)錄也十分毒舌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左滑查看圖片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以情色“詩(shī)句”出圈的神秘涂鴉客“松島安”,其作品甚至從街頭走上展覽廳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左滑查看圖片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不少年輕人將創(chuàng )作涂鴉、記錄涂鴉、分享涂鴉作為宣泄情緒與表達自我的途徑,使得香港街頭的“港言港語(yǔ)”越來(lái)越多。

記錄了香港街道上各式各樣文字涂鴉的社交賬號“香港街上觀(guān)察(@hkurbanrecord)”,在過(guò)去疫情期間誕生,現已成為近16萬(wàn)人的心事臺?!叭圩钫芰康纳鐓^留言板”,專(zhuān)頁(yè)如此介紹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水印

去年12月,香港秀茂坪南邨秀德樓一名女子由高處墮下。香港青年墮樓輕生的事件再次發(fā)生之后,有網(wǎng)民在油麻地街頭發(fā)現非常勵志的涂鴉——“世界好大。這里不開(kāi)心去第二處,哪怕樓下都好,走下去總好過(guò)跳下去。記得用行,不要用跳呀”,迅速在社交媒體引發(fā)傳播。

?

發(fā)帖人表示:“誰(shuí)說(shuō)涂鴉就一定不好,這個(gè)是油麻地街頭的涂鴉非常勵志。特別是這個(gè)時(shí)期,共勉之”。

?

而奉勸年輕人好好活下去的街頭語(yǔ)錄并不少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左滑查看圖片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“大家透過(guò)筆跡之間互動(dòng),我覺(jué)得呢種正能量的互動(dòng)好難系網(wǎng)上見(jiàn)到,但你就會(huì )喺街頭藝術(shù)見(jiàn)到?!薄跋愀劢稚嫌^(guān)察”賬號的主理人Marcus認為。

03

是創(chuàng )作還是破壞?

有些人認為涂鴉是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,有些人則認為街頭涂鴉是對公共設施、城市美觀(guān)的破壞。?一直以來(lái),這個(gè)問(wèn)題都飽受爭議。

在絕大多數國家的法律中,公共場(chǎng)合涂鴉被看作損壞公共財產(chǎn),被明令禁止。根據香港法例第 228 章《簡(jiǎn)易程序治罪條例》第4條19節,在任何公眾地方之內或附近,以雕刻或其他方式,將任何字母、字樣、數字或圖案標記在任何石頭或路塹上,以致其外觀(guān)受損,可處罰款$500或監禁3個(gè)月;最高可處監禁10年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hkurbanrecord

有網(wǎng)民覺(jué)得,到處涂鴉是犯法,絕不能以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自由破壞環(huán)境。

況且,有些街頭涂鴉具有煽動(dòng)性、暴力性、侮辱性或其他違法內容,可能會(huì )引起途徑者不安。例如上文提到的“下流詩(shī)人”松島安,其作品就以淫穢、色情為代表,有的甚至涉及侮辱女性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?

而且,要清除這些低俗、違法涂鴉的成本較高。有工作人員透露,涂鴉客總是藏蹤躡跡,常常在三更半夜作案,很難捉到。而涂鴉主要是用油漆噴涂,墻面又是砂質(zhì),若要清除,只能將墻面重新刷漆。

香港涂鴉藝術(shù)家李昱昱認為:“藝術(shù)家需要有底線(xiàn),例如不破壞私人、公共財產(chǎn)或挑戰公共安全?!?/p>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不過(guò),亦有不少人希望能為街頭涂鴉創(chuàng )作留一片空間,認為涂鴉既有藝術(shù)價(jià)值,又是年輕人的發(fā)聲渠道。

香港涂鴉藝術(shù)家曾昭昶就曾被警察抓捕過(guò)近十次,最嚴重一次是在巴士上噴漆,他當年既不要律師為自己辯護,又不認罪,憑一句“我覺(jué)得是藝術(shù)”登上各大媒體。

他認為:“吸引我做街頭藝術(shù)的最大原因,不是要挑戰香港的法治,也不是警察發(fā)現了我,而我成功逃脫了所以感到很開(kāi)心,而是很羨慕外國,哇!有這么大一幅壁畫(huà)很漂亮,如果香港有就好了?!?/p>

?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?

法國著(zhù)名藝術(shù)家“Space Invaders”(宇宙入侵者)曾在全球40多座城市留下作品,在2014年訪(fǎng)港留下40多幅作品后被政府立即清理。

?

堅持“真人不露相”的他在接受美國《華爾街日報》專(zhuān)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香港官方在他創(chuàng )作不到一個(gè)月后就將近90%的新作品清除,他感到非常失望。

被清理的其中一個(gè)作品以美國卡通功夫狗為藍本,乃對李小龍致敬、讓西方世界認識功夫文化之作。隨后有富豪珍藏該復制品,估值百萬(wàn)港元。

香港街頭涂鴉文學(xué)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香港浸會(huì )大學(xué)視覺(jué)藝術(shù)系助理教授李世莊指,涂鴉者雖然可以到藝廊畫(huà)畫(huà),但在公物上涂鴉乃藝術(shù)家的一種“發(fā)聲”,通過(guò)這一途徑表達自己對于社會(huì )議題的意見(jiàn)。

?

他認為,涂鴉所衍生的,不單純是執法問(wèn)題,是社會(huì )對文化藝術(shù)的認識和態(tài)度……

各位自己友,

你怎樣看這些涂鴉文化?

歡迎在評論區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