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有西關系,對唔海珠……

最近,有網友發現汕頭著名打卡點“小公園”內,有商家銷售一款文創產品——寫著“捏一個吉”的環保袋。

相信很多廣州人或外地游客都對這句話不明所以,猜測這難道是吉祥的祝福話?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圖源水印

然而,這四個字其實是潮汕本地的一句粗口。有潮汕網友解釋,“捏一個吉”是潮汕話“領姨個紫”的諧音,普通話翻譯過來就是“nmgb”?。

之后,市場監管部門對該店鋪進行查處。商家表示,其通過網絡少量購買該文創產品進行線下銷售,賣出了十幾個。該店鋪目前已停業整頓,并下架該商品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售賣該產品的店鋪,圖源網絡

不過,對于這件事大家卻有不同意見:有人認為該產品只是玩粗口諧音梗,開開玩笑,無傷大雅;有人則認為將不文明用語印在城市文創上,既低俗,又貶損了城市形象……

01

當粗口成為了設計的創意

實際上,在廣州亦有商家將粗口諧音Gag與文創結合。廣州某書店曾推出文創帆布包,包上印刷地名諧音梗,其中“對唔海珠”“有西關系”就惹來爭議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圖源網絡

有喜歡該產品的網友,認為“有意思”、“玩下啫”,也有網友表示作為海珠區人,覺得被冒犯到,還有網友不理解“明明有咁多好玩好笑噶粵語梗,點解一定要用粗口?”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網友觀點

還有網友發現廣州有家餐廳叫“撚手食堂”?!皳印钡脑馐恰澳怼?,“撚手”有精心琢磨制作的意思,但由于讀音近似粵語粗口五杰之一,所以“撚”常被看作為臟話。而該餐廳內也赫然掛著粵語粗口諧音對聯——“柑蕉桔梨蘿柚,雁鷲雕貍獅狒”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圖源網絡

在廣州,店名打粗口擦邊球的餐飲業商家并不少,比如“7就”、“雕貍”、“燒乜春”、“鋒味·乜hi都啫·乜7都燒”……店名和店內裝飾玩粗口Gag是否合適,網友們同樣各有看法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網友觀點

去年,一條日本生可樂的帶貨視頻忽然爆紅之后,粵語粗口也成為了很多網絡視頻博主的流量密碼。

有人覺得,粗口也是文化,這些視頻走紅也有助于傳播粵語;有人覺得這是拿低俗當有趣,任憑其在網絡視頻中泛濫成災,很可能不利于未來視頻平臺對粵語作品的審核和推薦……

02

粵粗委婉詞是怎樣出現的?

世界上每種語言皆有粗口,而無論是粵語、普通話還是英語的粗口,都和本民族、本文化體系里最為禁忌的內容相關,其主要成分高度相似,包括性器官、性行為、排泄物以及身份指責,它們是忌諱并且惹人生厭的,因此也是具有攻擊性的。

那些專門用來罵人的字眼意思雷同,比如“粵語粗口五杰”,就是與男女性器官、性行為相關的五個字,這種文化特征在世界各地的語言中都廣泛存在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粵語粗口五大字,圖源網絡

粗口的本質正是咒罵、不敬、打破禁忌、發泄負面情緒以及用作加強語氣。但由于粗口被視作難登大雅之堂之物,大眾為了平衡“想用來表達自己情感,但無法公開講”的矛盾,創造了許多“委婉詞”,比如利用中英文諧音借詞、改變歇后語的聯想詞等等。

比如周星馳的經典電影《唐伯虎點秋香》中,就將粗口委婉地融合到臺詞中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還有平時廣府人常聽到的:

士多啤梨蘋果橙、香蕉你個Bannana,即詛咒死全家

多嚿魚,即”多鳩余”

大檸樂,即“大撚鑊“

小喇叭,即“屌那媽”

粉腸,即“撚樣”

硬膠、硬膠膠,即“憨鳩”

荷蘭皇帝,即“好撚勁”(Holland?king)

Delay?no?more,即“屌你老母”

……

很多新式的、由新一代年輕人創作出來的“委婉詞”,在網絡世界上以各種形式呈現。

03

國內對北方粗口更寬容嗎?

潮汕話、粵語等方言粗口諧音梗的使用惹來爭議,但北方方言粗口在生活中其實更加常見,大家對此的包容度似乎也更加高。

“牛逼”“屌絲”“臥槽”“尼瑪”……這些詞語如今出現在微信聊天或社交平臺上,大家大多見怪不怪,甚至有些臟話還曾出現在媒體的文章和標題內。

比如,2012年《人民日報》第5版特刊中,一篇名為《激發中國前進的最大力量》中使用了“屌絲”一詞;鳳凰網曾發布報道專題《屌絲:一個字頭的誕生》,騰訊新聞也發表過名為《屌絲:庶民的文化勝利》的文章,而“屌”本身就指男性性器官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《人民日報》原文

不少媒體在報道娛樂新聞時,也將“撕逼”搬上標題,而“逼”本身就是指女性性器官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在互聯網以及現實的交流中,“牛逼”“苦逼”“逗逼”也經常被使用,在不少人心中成為了中性甚至偏褒義的詞匯。

臟字的攻擊性在頻繁的使用中慢慢被消解。《柯林斯辭典》就曾表達過擔憂:“許多人在日常生活中過度使用‘Fuck’,某種程度上降低了它作為情緒字眼的沖擊力?!?/p>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圖源網絡

除此之外,慣用臟話中的禁忌詞大規模地被新的常用詞取代,這些新型臟話的攻擊力大幅削減,在網絡環境中幾乎成為了稀松平常的語氣助詞。

比如“我操”這個詞產生了“臥槽”“握草”的變體,如今被用于表達各種不同的情感反應。又比如粗口諧音“草泥馬”,因為羊駝蠢萌的形象,逐漸被“洗白”,很多App還自帶默認設定的羊駝表情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圖源網絡

這些被淡化的臟話看起來似乎不那么“臟”,于是引發了更多人的效仿與使用……

04

風趣和粗俗的界限在哪里?

粗口能不能用?我們認為最重要的是注意場合、對象以及程度。

在日常生活中,偶爾說粗口發泄的負面情緒,是人之常情。英國基爾大學的史提芬斯博士曾進行試驗,發現測試者利用粗口發泄時,可以減輕疼痛,有止痛抗壓的效果。平時與相熟的朋友以粗口調侃,表達彼此關系親切,亦無傷大雅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圖源網絡

但是,在文藝作品、商業產品中,粗口的使用就需要創作者把握好尺度。

在影視和文學作品塑造人物形象的時候,“說粗口”這個標簽所代表的內涵,包括直爽、叛逆、潑辣、貼地和反權威。因此許多優秀港產電影中都有粗口對白,但只是作為表達人物情緒的助燃劑,如果單靠從頭到尾講粗口,是不可能吸引觀眾買票入場的。

更重要的是,香港電影采取分級制度,例如有粗口臺詞的《毒舌大狀》就屬于第二級B,即青少年及兒童不宜。

當粗口創作成為潮流,我們該寬容還是抵制?

▲圖源網絡

即使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文學作品,例如莫言的代表作《紅高粱》《蛙》《豐臀肥乳》也含有方言粗口,但數量不多,目的也是為了體現當地的風俗習慣及風土人情。

至于各行各業的商家,在產品銷售和宣傳中以粗口字眼或諧音為噱頭,就應該更加謹慎。

為了用粗口而用粗口,容易因為低俗、博眼球而令消費者反感,用得好就“得啖笑”,用不好就是冒犯,何不以更正面積極、老少皆宜的方式,展示品牌、城市及方言的文化底蘊?

各位自己友,

你支持還是反對粗口創作呢?

歡迎在評論區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