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但魯迅、朱自清也不會普通話……

▲點擊收看視頻

 

我經常在老師和家長群體中聽到一個觀點,就是要培養好小朋友的普通話思維,會有利于寫作。事實真的是這樣嗎?

我覺得信奉這個觀點的人,對于中國的語文一知半解。因為中文書面語,無論你是用普通話來讀還是用粵語來讀,都是同樣可以的。

中小學語文課本中收錄的大量課文,例如魯迅的《百草園與三味書屋》《少年閏土》《藤野先生》,朱自清的《春》和《背影》,都是在普通話出現之前寫成的,更別說《西游記》《水滸傳》這些明代白話文小說,以及《史記》《出師表》這類漢代文言文。

這些課文的原作者連普通話是什么都不會知道,那為什么讀者要用普通話思維來理解呢?

培養下一代普通話思維,才有利于中文寫作嗎?

▲《少年閏土》插圖,圖源網絡

就算現在,在中國流行歌之中占據了將近半壁江山的粵語歌,大多數都是用書面語寫,卻可以用粵語來唱,又有誰會認為粵語歌的歌詞寫得比普通話歌的歌詞差呢?

作為一個靠寫作謀生的人,我認為用粵語思維來寫作,相比起用普通話思維來寫作更具優勢。

因為普通話的音韻系統比粵語簡單得多,所以就會出現很多同音字和同音詞,而且這些字詞還經常出現在同一場景之中。

培養下一代普通話思維,才有利于中文寫作嗎?

比如,常用的結構助詞“得、的、地”,在普通話里面都是近音,所以講普通話的人就非常容易混淆寫錯,但講粵語的人就很少會寫錯。

又例如,“權利”和“權力”、“法制”和“法治”、“偵察”和“偵查”、“檢查”和“檢察”、“政治”和“政制”、“居留“和“拘留”等等,這些常用的名詞和動詞,在普通話之中都是同音,但在粵語之中的讀音就可以分得很清楚,那你覺得用哪種語言思維更容易寫錯?

培養下一代普通話思維,才有利于中文寫作嗎?

至于很多學術論文,用普通話來讀,更是“誰用誰知道”。我隨便舉幾個例子:

化學之中,“硒、錫、矽、烯”四種不同元素在普通話里面都是讀“xī”;

歷史之中,戰國時代同時存在的“魏國”和“衛國”,在普通話里面都是讀“wèiguó”;

醫學之中,常用的藥物“假麻黃堿”和“甲麻黃堿”在普通話中讀音也是完全一樣;

但以上,用粵語來讀卻能分得很清楚。

培養下一代普通話思維,才有利于中文寫作嗎?

粵語有沒有同音詞呢?也有,但粵語的同音詞數量比普通話少很多,而且這些同音詞很少會在同一句話,甚至同一個場景出現。

所以,很少人會把“自衛”當成這個“智慧”,將“姓名”當成這個“圣明”,將“慈祥”寫成這個“磁場”,犯這樣離譜的錯誤,恐怕要“讀屎片”才行。

培養下一代普通話思維,才有利于中文寫作嗎?

▲圖源網絡

以上提到的,都只是粵語思維在書寫現代白話文方面的優勢,至于寫作中要引用古詩詞和文言文,那普通話思維就更加望塵莫及了。

因為粵語在音韻、詞匯、語法上都繼承了更多中古漢語的特征,所以背讀古代詩詞以及文言文的時候,就比普通話優勝太多。

小時候,很多講粵語的同學背《滿江紅》背了五次就記得,但很多講普通話的同學就背了五十次還未背得出來。

培養下一代普通話思維,才有利于中文寫作嗎?

▲圖源網絡

那請問大家考試寫作文的時候,名言名句,誰更容易順手拈來?關于粵語和中古漢語之間的繼承關系,我之前已經制作過影片說過,在此就不再累敘了。

如果大家想幫助小朋友用粵語去背讀唐詩宋詞,我自薦我和梁天山、陳輝權兩位老師的作品《粵韻唐詩》《粵韻宋詞》。

里面的內容都是從現在中小學生必讀的古詩詞中挑選的,除了從粵語的角度對作品進行賞析之外,掃描二維碼還能聽到粵語的正音朗誦。

培養下一代普通話思維,才有利于中文寫作嗎?

培養下一代普通話思維,才有利于中文寫作嗎?

培養下一代普通話思維,才有利于中文寫作嗎?

粵語九聲六調那么好聽,小朋友想記不住這些經典詩詞都難啦!

各位自己友,

你覺得是普通話思維還是粵語思維更有利于寫作?

歡迎在評論留言!

培養下一代普通話思維,才有利于中文寫作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