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每次來(lái)到梧州,都會(huì )覺(jué)得這邊無(wú)論是政府層面還是民間層面,都對于粵語(yǔ)的傳承和推廣都充滿(mǎn)了熱誠……

▲點(diǎn)擊收看視頻上集

▲點(diǎn)擊收看視頻下集

今年世界讀書(shū)日前夕,我和梁天山、陳輝權兩位老師,再次乘坐高鐵出發(fā),前往廣西那座比廣州更像廣州的城市——梧州。

熟悉粵語(yǔ)流行歌的朋友,對于他們一定不會(huì )陌生——梁天山善填詞,陳輝權善作曲,經(jīng)常被媒體譽(yù)為廣州的黃霑和顧嘉煇,近三十年來(lái)為廣東樂(lè )壇創(chuàng )作了無(wú)數膾炙人口的作品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▲梁天山、勞震宇、陳輝權(從左至右)

記得,上一次我們三個(gè)一起同游梧州,已經(jīng)是八年前的事情了。當時(shí),我就萌生了一個(gè)大膽的想法——教小朋友讀唐詩(shī)宋詞的書(shū)籍很多,但用粵語(yǔ)朗誦的卻一本都沒(méi)有,我們能否創(chuàng )作一套呢?

于是在高鐵列車(chē)上,我們一拍即合——我負責對接出版社,定出選題和體例,梁天山老師就負責編寫(xiě),陳輝權老師就負責插畫(huà)和朗誦。終于在2017年,我們出版了《粵韻唐詩(shī)》,在2019年出版了《粵韻宋詞》,成為了首套粵語(yǔ)朗誦的國學(xué)讀本,獲得不少的圖書(shū)獎項和教育部門(mén)推薦,并一直暢銷(xiāo)至今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這次我們三個(gè)再去梧州,就是受到了梧州市廣播電視臺的邀請,借《粵韻唐詩(shī)》《粵韻宋詞》這兩本書(shū)與當地的讀者、師生以及文化界人士,進(jìn)行粵語(yǔ)文化的交流。

我們此行的首站,就是到梧州市文化路小學(xué)參觀(guān)和分享。

歷史上,梧州曾經(jīng)在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內都是廣西的文化中心,而文化路一帶又是自明清開(kāi)始成為梧州的文脈所在,縣學(xué)宮、城隍廟、傳經(jīng)書(shū)院以及文昌宮都在這里。

梧州市文化路小學(xué)的來(lái)頭也不小,前身就是有三百多年歷史“茶山書(shū)院”,學(xué)校因茶而名,為茶而興,所以當地六堡茶的制作和沖泡,正是這家學(xué)校的傳統傳承項目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喝完一口甘香醇厚的六堡茶,就有同學(xué)問(wèn)我,現在都普及了普通話(huà),為什么還要我們繼續學(xué)講家鄉話(huà)呢?

我跟他們說(shuō):語(yǔ)言,并不單單是溝通的工具,也是族群的認同,還是文化的載體。

你是中國人,并不僅僅因為你在中國出生和生活,而是你還會(huì )使用中國的語(yǔ)言文字;如果你在梧州出生和生活,卻不會(huì )講梧州話(huà),那你覺(jué)得你還算不算梧州人呢?

學(xué)會(huì )普通話(huà)和英語(yǔ),可以令你走得更遠,但學(xué)好家鄉話(huà),可以令你不忘記自己是從哪里出發(fā)。

?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在結束了梧州市文化路小學(xué)的參觀(guān)和分享后,我們又馬不停蹄趕去梧州市廣播電視臺接受專(zhuān)訪(fǎng),兩位臺長(cháng)還專(zhuān)門(mén)接待我們,十分鄭重其事。

曾幾何時(shí),廣西大部分地方的電視電臺都是使用粵語(yǔ)播音的,但時(shí)至今日,粵語(yǔ)節目已經(jīng)逐漸淪為配角,甚至是跑龍套了。前年年尾,玉林廣播僅存的的粵語(yǔ)節目差點(diǎn)被取消,幸好主持人和聽(tīng)眾在網(wǎng)上大力呼吁,才最終保留了下來(lái)。

不過(guò)在梧州,電視臺和電臺起碼有一半節目還是用粵語(yǔ)播音,這個(gè)就有賴(lài)于領(lǐng)導堅持東融大灣區的戰略以及強大的群眾基礎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但稍為可惜的是,用梧州話(huà)的節目還是比較少,播音還是以廣州話(huà)為主,這個(gè)可能是梧州話(huà)的標準化程度不夠有關(guān),就算節目主持人想確定某個(gè)字詞在梧州話(huà)怎樣讀,也找不到字典查證,而不像省港兩地早已經(jīng)為廣州話(huà)編撰了大量字典詞典以及軟件網(wǎng)站,大家可以很方便查到標準讀法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晚上,我們吃完飯后,就到去年才重建開(kāi)放的明朝兩廣總督府,一邊參觀(guān)一邊消食。

明朝成化元年間,也即是1465年,韓雍被任命為左都御史兼提督兩廣軍務(wù),駐梧州。這就是明朝設兩廣總督府的開(kāi)端。

兩廣總督,你大概可以理解為現在的南部戰區司令。為什么要駐在梧州呢?因為這里位于廣東和廣西之間,在通訊和交通落后的古代,更便于指揮調動(dòng)軍隊。而且在明朝中期的時(shí)候,廣西的瑤族起事頻繁,而越南雖在明朝初期被征服,但很快又接連爆發(fā)叛亂,所以很有必要在這里駐扎重兵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因應形勢變化,明清兩代的兩廣總督府駐地其實(shí)是有過(guò)多次改變的,除了在梧州之外,也曾駐廉州、肇慶,而到了乾隆年間,因為應對洋人的海上入侵,兩廣總督府從此就駐廣州,之后沒(méi)有再改變過(guò)。

廣州的兩廣總督府,就是在越華路118號的位置,現在是廣東省民政廳的所在地。1911年的廣州起義,這里是戰斗最激烈的地方。原來(lái)門(mén)前的兩只石獅子,身上就留下了23處彈痕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我們現在看到的梧州兩廣總督府,其實(shí)是在原址上重建而成的景區,而原有的建筑早已經(jīng)淹沒(méi)于歷史煙塵之中。但在1977年梧州就曾挖出過(guò)一只明代大“石龜”,背上馱有殘缺的石碑,碑上所刻的由明朝狀元倫文敘題字、明朝兵部尚書(shū)湛若水作跋的《總府題名記》,可以充分證明這里曾是兩廣總督府遺址。

另外一提的是,倫文敘和湛若水都是出身于廣東的大儒,在廣州留下很多的故事,有機會(huì )可以再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▲倫文敘和湛若水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休息了一晚,到了第二天,我們吃完冰泉豆漿做早餐,就出發(fā)到新開(kāi)業(yè)的騎樓城大酒店參加《粵韻唐詩(shī)》《粵韻宋詞》的讀者見(jiàn)面會(huì )。

雖然一早狂風(fēng)暴雨,但依然無(wú)阻梧州讀者的熱情,他們很多都是一家大小帶著(zhù)這兩本書(shū)前來(lái)找我們簽名。主辦單位說(shuō),如果不是需要提前報名控制人數,恐怕一早就擠爆了酒店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在現場(chǎng),有讀者就問(wèn)我,現在網(wǎng)上有種說(shuō)法指,廣東人說(shuō)的是粵語(yǔ),廣西人說(shuō)的是白話(huà),所以粵語(yǔ)跟廣西人沒(méi)關(guān)系,這是真的嗎?

其實(shí)你可以理解,“白話(huà)”就是直白的話(huà)語(yǔ),用來(lái)區別于讀書(shū)寫(xiě)作使用的文言,又或者是正式場(chǎng)合使用的官話(huà)。

“白話(huà)”這個(gè)詞本身不并是一種語(yǔ)言的名稱(chēng),而是在不同的語(yǔ)境下,它往往會(huì )用來(lái)指代不同的語(yǔ)言,例如潮州人、蘇州人也經(jīng)常會(huì )將當地語(yǔ)言稱(chēng)為白話(huà)。所以,從語(yǔ)言學(xué)來(lái)說(shuō),是沒(méi)有白話(huà)這一語(yǔ)言分類(lèi)的,而只有粵語(yǔ)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而“粵語(yǔ)”的粵字,最初是和超越的“越”字相通的,古代中原皇朝用來(lái)泛指南方的百越民族地區,例如浙江有吳越、江西湖南一帶有楊越、福建有閩越,而廣東廣西一帶乃至越南北部就被稱(chēng)為南越。

后來(lái)為了作出區分,整個(gè)嶺南一帶就改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“粵語(yǔ)”的“粵”字,廣東廣西合稱(chēng)兩粵。直至到明清乃至民國時(shí)代的文獻,我們依然可以看到,當時(shí)的人是用粵東指現在的廣東地區,用粵西指現在的廣西地區。

?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例如,明代徐霞客著(zhù)有《粵西游日記》記錄其在廣西游歷的情況,而清代汪森就寫(xiě)了《粵西叢載》、《粵西詩(shī)載》、《粵西文載》來(lái)撰錄廣西的事、詩(shī)、文。民國時(shí)代廣西省政府的《粵西礦產(chǎn)紀要》講的也是廣西的礦產(chǎn)。

將粵作為廣東省的簡(jiǎn)稱(chēng),而將桂作為廣西省或自治區的簡(jiǎn)稱(chēng),實(shí)質(zhì)上是民國很后期的事情了。

?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網(wǎng)上還有一種說(shuō)法是,以前都只有白話(huà)這個(gè)詞,而沒(méi)有粵語(yǔ)這個(gè)詞的,是廣西人八十年代在香港唱歌出名了,香港人才提出了粵語(yǔ)這個(gè)詞。

這個(gè)當然不可能,宋詞中就有“粵音”這個(gè)詞用來(lái)指粵語(yǔ),而明清時(shí)代大量的文獻亦經(jīng)常會(huì )使用到“粵語(yǔ)”這個(gè)詞,反而“白話(huà)”這個(gè)詞是很少見(jiàn)的,一般都是民間非正式場(chǎng)合使用。

很多所謂聽(tīng)老一輩說(shuō),其實(shí)是靠不住的,以前交通通訊不便,很多人連省城都未去過(guò),更別說(shuō)能對語(yǔ)言學(xué)有所了解了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在下午,我們在梧州市的黨群服務(wù)中心出席了與梧州市文聯(lián)以及梧州市流行音樂(lè )學(xué)會(huì )的交流。

粵劇、粵語(yǔ)電影和粵語(yǔ)流行歌在廣西都一直很受歡迎,所以粵語(yǔ)文化的創(chuàng )作氛圍在這里也是非常之濃厚。

不少知名粵語(yǔ)歌手都是來(lái)自于廣西的,例如已故的殿堂級歌星羅文就是出生于百色,成長(cháng)于廣州,后來(lái)再去香港發(fā)展的。人靚歌甜的汪小敏就是出生于南寧,她唱《笑看風(fēng)云》的時(shí)候,連鄭少秋都拍爛手掌。而第三季麥王爭霸的冠軍麥震爍就是出生在梧州,在廣州的發(fā)展勢頭也是非常好,前一段時(shí)間我們還一起吃過(guò)順德魚(yú)生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▲羅文,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每次來(lái)到梧州,都會(huì )覺(jué)得這邊無(wú)論是政府層面還是民間層面,都對于粵語(yǔ)的傳承和推廣都充滿(mǎn)了熱誠。

梧州人對此的說(shuō)法,就是說(shuō)“梧州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”。依據是,南越國被漢武帝滅國后,當時(shí)的都城番禺——也就是現在的廣州,被漢軍縱火焚毀,因此漢武帝就把整個(gè)嶺南的統治中心遷去了蒼梧郡的郡治廣信,而廣信就是今天的梧州了。不過(guò),與梧州相鄰的肇慶就認為古廣信是在封開(kāi)。

從考古學(xué)來(lái)說(shuō),其實(shí)兩邊都暫時(shí)未能拿出考古依據,而不像廣州能夠挖掘出南越王墓和南越王宮署,證明這里曾經(jīng)就是南越國的首都。且番禺城被漢軍焚毀以后,都是一直有人聚居的,到了三國時(shí)期,吳國又在原城址基礎上重建了番禺城,作為交廣分治后“廣州”的統治中心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當時(shí)的“廣州”管治范圍實(shí)質(zhì)是比現在廣東省更大的行政區域,其中也包含了蒼梧郡廣信。所以,歷史上古廣信作為嶺南統治中心的時(shí)間不算長(cháng),更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其實(shí)都是在現在的廣州地區。而且還有個(gè)問(wèn)題是,番禺城被漢軍焚毀之前,近百年來(lái)住在里面的人說(shuō)的又算不算是粵語(yǔ)呢?

從語(yǔ)言學(xué)來(lái)說(shuō),每種語(yǔ)言都是有著(zhù)不斷融合變化的形成過(guò)程,直至現在這一刻,粵語(yǔ)依然在不斷融合變化之中。我們只能夠說(shuō),現代的粵語(yǔ)在廣州定型,而在香港形成流行文化,但很難定義粵語(yǔ)起源于哪個(gè)地方。正如我之前所說(shuō)的,真正出現“粵語(yǔ)”這個(gè)概念,起碼要到宋朝的時(shí)候了,文獻上有“粵語(yǔ)”這個(gè)詞,就要到明清時(shí)期了。

梧州,到底是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而且,梧州城區的梧州話(huà)之所以跟廣州話(huà)如此接近,但反而和周邊縣區的差別很大,形成方言孤島的現象,其實(shí)是由于從清朝開(kāi)始,不斷有廣州的商人在梧州進(jìn)行貿易及定居所導致的,他們的經(jīng)濟地位高,說(shuō)話(huà)的口音自然也影響了當地人。

到底哪里才是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?對于這個(gè)問(wèn)題,我真的不在乎。我更希望知道的是,哪里可以成為粵語(yǔ)的復興之地!梧州、廣州,一齊加油!

(鳴謝:梧州市融媒體中心)

各位自己友,

你怎么看關(guān)于粵語(yǔ)發(fā)源地的各種討論呢?

歡迎在評論區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