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一九四六至一九四七年的香港。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約一九四八年的香港仔避風(fēng)塘,戰前“香港八景”之一,富有詩(shī)情畫(huà)意的“鴨洲帆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約一九四八年的中環(huán)海旁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約一九四八年從半山馬己仙峽道,纜車(chē)沿線(xiàn)俯瞰中區一帶,當時(shí)匯豐銀行大廈仍是全港最高的建筑物。

?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約一九四八年的淺水灣。戰前曾被形容為“水天一色,波濤浩渺”的淺水灣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四九年的新界鄉民。圖中的新界鄉民把剛收成的蔬菜運往由政府設立的收集站。除產(chǎn)米外,新界的鄉民大都在禾造收成后種植各類(lèi)蔬菜,收成后由政府統營(yíng)拍賣(mài)。勤勞的鄉民更于空閒時(shí)間採摘荒地或山上的草藥和柴薪,再拿往墟市擺賣(mài),以賺取蠅頭小利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九龍城的小孩在拾荒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九龍城的人們在垃圾堆里討生活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的西環(huán)小巷子里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二年的灣仔,江湖術(shù)士在街頭招攬了一群兒童圍觀(guān)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三年的海港。圖中可見(jiàn)一艘剛從中環(huán)開(kāi)出的天星小輪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三年從海港眺望九龍尖沙咀一帶。一艘舊式帆船徐徐駛過(guò),當時(shí)半島酒店仍是九龍半島最高建筑物。

?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三年從高空俯瞰筲箕灣避風(fēng)塘除漁船和住家艇外 , 尚可見(jiàn)到一些多層建筑物,其中一些由太古船塢興建。太古船塢當時(shí)是香港規模最大的船塢,一度僱用了超過(guò)五千名工人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三年的上環(huán),一名穿布鞋的勞工在一張大幅皮鞋廣告下吃飯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四年的荷李活道上,小童在哭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四年的牛池灣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大坑山上的寮屋。直到一九七零年代,位于銅鑼灣旁的大坑都是港島主要寮屋區之一。著(zhù)名荷里活電影《蘇絲黃的世界》一九六一年,故事中主角原居于寮屋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三年啟德機場(chǎng)碼頭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三年啟德機場(chǎng)旁的樓房及巴士總站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四年的中環(huán)干諾道中。早上,市民從中環(huán)天星碼頭步行往工作地點(diǎn),后方可見(jiàn)位于畢打街盡頭的卜公碼頭。圖中所見(jiàn),馬路上的行人相當稀疏。事實(shí)上,當時(shí)香港的“白領(lǐng)階層”人數不多,一九五四年政府年鑑的就業(yè)章節中,甚至沒(méi)有文職僱員的數字。當時(shí)的工作人口中,以工廠(chǎng)工人最多,估計略高于二十一萬(wàn)五千,包括受僱于沒(méi)有登記工廠(chǎng)的工人),其馀工作人口從事的行業(yè)依次為︰農業(yè)約二十萬(wàn)、建筑約二十萬(wàn)、漁業(yè)約五萬(wàn)、政府服務(wù)約二萬(wàn)九千)及公共交通(約二萬(wàn)五千)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五年的啟德機場(chǎng)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五年中環(huán)都爹利街旁的皇后大道中。圖中的建筑物大戰前原是中國銀行舊址。一九四七年,港府為了促進(jìn)中區的商業(yè)發(fā)展,決定把舊大會(huì )堂馀下的地段拍賣(mài)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五年中環(huán)的香港木球會(huì )。木球會(huì )早自一八五一年已成立,舊址原屬美利操兵場(chǎng)。早期英國人在港成立的會(huì )所,除香港會(huì )外,大都以體育活動(dòng)為主,如木球會(huì )、馬球會(huì )、扒艇會(huì )、游艇會(huì )及馬會(huì )等。與華商不同,對很多沒(méi)有家室、生活平淡且工作枯燥的外籍商人來(lái)說(shuō),體育活動(dòng)除了有益身心外,更是社交的核心。

?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中期從邊界遠眺深圳一帶,前景可見(jiàn)深圳河。一九五一年以前,內地與香港居民都可以自由進(jìn)出邊界地區而不須出示任何證件,而位于本圖中后方的深圳墟更是北區居民作買(mǎi)賣(mài)的主要市集。一九五一年五月,港府實(shí)施“邊境封閉區域命令”,自此出入邊境的居民都要申領(lǐng)證件,不少家庭自此兩地分隔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中期,元朗附近魚(yú)塘旁的簡(jiǎn)陋茅屋。二次大戰后,新界大部分耕地及魚(yú)塘都是由內地抵港的新移民向地主批租承耕及養殖。這些新移民由于不獲原居民批準在原村落范圍劃地建屋,故往往只能于農田或魚(yú)塘旁搭建簡(jiǎn)陋的茅舍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五年,兩名在港度假的軍 人在導游陪同下游覽淺水灣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約一九五五年的灣仔海旁。告士打道尚未筑成,遠處的紅磚大廈即為今天伊麗莎白大廈所在地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約一九五五年中區海旁舊貌最后一瞥。左端為皇后行, 近中央處可見(jiàn)郵政總局大樓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五年半島酒店前的梳士巴利道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五年灣仔駱克道的戰前樓宇。這些樓房都是灣仔填海工程完成后一九三零年建成,與之前灣仔舊區相比,這些樓房的居住環(huán)境相對較好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五年一位女士站于尖沙咀北京道前。女士背后的體育用品廣告是木球用品,這原是英國及英聯(lián)邦國家中上層熱衷的體育運動(dòng),絕大部分本地華人甚至連球賽規例都不清楚,遑論參與。圖中公司的銷(xiāo)售對象很可能是居港的外籍人士或駐港英軍,注意商店前停泊了一輛軍方的吉普車(chē)。一九五零年代初駐港的英軍人數一度高達三萬(wàn)。一九五一年香港的總人口約為二百萬(wàn),加上軍眷,數目龐大的外來(lái)人口為香港社會(huì )帶來(lái)不同層面的影響。

?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五年站于汽車(chē)旁的兩名女孩。正如當時(shí)不少貧困小童一樣,她們可能希望借著(zhù)開(kāi)啟車(chē)門(mén)以賺取一點(diǎn)小錢(qián)來(lái)幫補家計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五年灣仔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六年,從后半山俯瞰金鐘一帶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六年虎豹別墅內一景,遠方為興建中的維多利亞公園。維多利亞公園所在地原為舊銅鑼灣避風(fēng)塘,公園于一九五四年始建,至一九五七年建成啟用,是戰后首個(gè)大型填海工程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六年一群在街上流連的小童。二次大戰后,香港整體的家庭結構漸漸出現新發(fā)展,與過(guò)往在港短暫工作再回鄉結婚生子不同,戰后特別是一九四九年以后抵港的新移民不少在港建立家庭,與過(guò)往相比,在港出生的嬰兒數目因而大幅增加。由于不少父母均需外出工作,兒童乏人照顧而流連街上成為常見(jiàn)的現象,年紀稍長(cháng)的小童多數擔負照顧弟妹的責任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九五六年于尖沙咀一酒店門(mén)前干活的擦鞋童。一九五零年代港府雖然開(kāi)始推行普及小學(xué)教育并大量興建小學(xué)校舍,不過(guò)由于入學(xué)并非免費,對清貧的家庭來(lái)說(shuō),無(wú)法繳交學(xué)費、孩子被迫退學(xué)仍時(shí)有發(fā)生。以簡(jiǎn)單的工具即可謀生的擦鞋童因而隨處可見(jiàn),特別是一些商業(yè)區及游客出沒(méi)的地點(diǎn)如酒店、餐廳等。香港的免費普及小學(xué)教育要到一九七一年才實(shí)現。

?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六年從大埔道俯瞰興建中的李鄭屋徙置區。雖然海外訪(fǎng)客往往讚揚港府在徙置政策上如何照顧居民,而港府對有關(guān)政策亦非常自信。不過(guò)這些政策的最大目的其實(shí)是清理佔用官地的寮屋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六年的尖沙咀加拿芬道。或許拍攝時(shí)間尚早,街上看來(lái)異常寧靜。當時(shí)已十分洋化的尖沙咀,仍隱約見(jiàn)有農村的風(fēng)貌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六年的香港仔涌尾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六年的上環(huán)小巷子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六年疲憊的老太伏在籮筐上小憩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六年佐敦道碼頭巴士站,一群小童露宿街頭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六年灣仔街市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七年的西環(huán),江湖醫生在街頭闖蕩江湖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七年的灣仔街頭,小童哭泣。
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九年剛舉行彌撒后的尖沙咀玫瑰堂。玫瑰堂的歷史可追溯至一九零零年,當時(shí)中國發(fā)生義和團事件,英 軍從印度增派軍 隊至香港并在尖沙咀駐扎,當中包括約一百名來(lái)自愛(ài)爾蘭的天 主 教 徒。意大利米蘭外方傳 教 會(huì )于是在嘉諾撒修 會(huì )舉行彌 撒,翌年再在該地興建小 教 堂。當時(shí)正值尖沙咀擴展,葡人定居日多,一些葡籍教 友遂倡建天 主 教 堂。有關(guān)建議很快得到嘉諾撒修 會(huì )支持及讓地。一九零四年底,新 教 堂舉行奠基儀式,半年后落成。玫瑰堂自此成為九龍半島主要的天 堂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末九龍倉前的商店,該地重建后成為星光行。一九六零年代以前,除半島酒店外,尖沙咀并沒(méi)有很多吸引游客的設施,店舖的外籍顧客主要以駐港及訪(fǎng)港的軍 人及其家屬為主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末的尖沙咀火車(chē)站及鐘樓。一九一六年落成的尖沙咀火車(chē)站大樓,曾是全球最重要鐵路的終站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末銅鑼灣怡和街及渣甸街交界處。當時(shí)銅鑼灣仍處于新舊拼雜、貧富共存的年代,不過(guò)隨著(zhù)百德新街的住宅群落成、入伙,以及大丸百貨公司的開(kāi)業(yè),銅鑼灣的面貌發(fā)生改變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末油蔴地佐敦道以北的一段彌敦道。圖右方的舊式樓宇建于一九二零年代,這一帶特別是彌敦道東側雖然離尖沙咀不遠,發(fā)展卻甚至比深水埗還緩慢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末的尖沙咀。圖中所見(jiàn),彌敦道并不繁忙,上下行車(chē)線(xiàn)甚至沒(méi)有欄桿分隔,當時(shí)大部分建于二十世紀初的歐式建筑仍未拆卸重建。右方的明德銀號于一九六五年初因對地產(chǎn)放款過(guò)度出現擠提并申請破產(chǎn),事件引起市民對華資銀行信心恐慌,這亦為后來(lái)一連串的銀行擠提事件揭開(kāi)序幕。一九六 4年披頭四樂(lè )隊訪(fǎng)港,曾于后方的樂(lè )宮戲院今美麗華酒店舉行演唱會(huì )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九五九年一對美籍游客攝于淺水灣酒店前。這座別致的英式酒店由香港大酒店公司投資及興建,自一九二零年開(kāi)業(yè)以來(lái)即深受顧客歡迎。淺水灣曾被喻為“東方夏威夷”。酒店于一九八二年拆除重建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末的灣仔軒尼詩(shī)道及莊士敦道交界處。中央是有“紅磚禮拜堂”之譽(yù)的中華循道公會(huì )香港堂。該堂原是灣仔地標之一,其建筑中西結合。建造材料雖以鋼筋混凝土為主,不過(guò)外形卻局部呈現中國的建筑特色,特別是屋頂涼亭式的鐘樓。該堂于一九九二年拆除重建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后期的皇后大道中,中央可見(jiàn)恒生銀行的前身恒生銀號。從一九五零年代起,因喪失與內地業(yè)務(wù)的聯(lián)繫,香港銀號業(yè)開(kāi)始發(fā)生重大變化,由過(guò)去以押匯、僑匯及匯兌為主逐漸轉向為發(fā)展迅速的制造業(yè)和新興的房地產(chǎn)業(yè)提供貸款。一些銀號經(jīng)過(guò)改組,轉變?yōu)楝F代化的商業(yè)銀行。一九六零年,恒生正式轉為公共有限公司,并把銀號改為銀行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末在干諾道中皇后行。今文華酒店位置前等候客人的人力車(chē)車(chē)夫。根據一九五九年的統計數字,當年香港仍有八百六十六輛人力車(chē)在港九各處行走,較的士的數目八百五十一輛還要多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末一隊路經(jīng)上海街。近長(cháng)沙街交界的出殯行列,以?xún)x仗樂(lè )隊開(kāi)路。當時(shí)經(jīng)濟條件較好的家庭,往往于家中舉行各種殯葬儀式,包括入殮封棺乃至出殯。從一九六零年代起,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環(huán)境的轉變及有關(guān)法例的修訂,這類(lèi)儀式改在殯儀館內舉行。

?
港風(fēng)懷舊:你見(jiàn)過(guò)40年代、50年代的彩色香港嗎?

一九五零年代末,工人在大街上運送棺柩。直到一九五零年代初,市區仍有多座墳場(chǎng),如老虎巖今樂(lè )富、何文田等,都是主要的墳場(chǎng)區,在街上運送棺柩在當時(shí)的市區很常見(jiàn)。

?